>>
搜索 >>
EN
>>
<<
>> randian 《燃点》艺术网站  >> 关注+燃点  >>
2018.07.09 Monday, 文 / 张志楷 译 / 房小然
傀儡师的长鼻子
乔丹·沃尔夫森于泰特现代艺术馆

在泰特现代艺术馆地下油罐空间举办的年轻赞助人夏季派对上,我见到堪称最近看过的最棒的艺术作品之一。人已中年,又不是掏钱的赞助人,多亏派对的邀请名单足够慷慨我才得以溜进来。当年轻富裕的新文化阶级精英啜饮着手中冒泡的香槟酒时,我则迫不及待想直奔乔丹·沃尔夫森那件拴着铁链的匹诺曹,双眼闪闪发亮的木偶回瞪着观者,散发着蔑视反抗和精神病态的奇幻气息。木偶的身体随铁链剧烈拉扯散落,控制木偶的铁链叮当作响似乎在模仿派对中玻璃酒杯的叮当声。白色地板由于巨大金属链条的抽打,已印迹斑斑,留下优美抽象,油乎乎的印痕,这让木偶时而悬浮在空中,时而瘫倒在地上的躯体所演绎的芭蕾看上去如此触目惊心。

我觉得这像詹姆斯·格雷厄姆·巴拉德的小说或库布里克电影中的一幕:傍晚狂欢的精英,通过纯金脐带与泰特现代艺术馆相连,一边是美味香槟的洗礼,一边是饱受折磨的巨大木偶,戴着锁链跳舞,无休止地扮演跌落的天使和受诅咒的凤凰,但不知为何却透着黑色幽默和令人心生恻隐之心。在无休无眠表演的重压之下,木偶嘎吱嘎吱作响。一开始我不确定这声音是否是作品的一部分,在泰特现代艺术馆的安保人员引领我们离开这场屠杀……和匹诺曹的时候,我几乎希望木偶真的咔嚓一声碎成两半,一劳永逸地停止这场表演,以这种安排让观者的心理得到一些宣泄与安慰。

我喜欢将匹诺曹与傀儡师融为一体的构思。到底谁是说谎者?木偶?傀儡师?两者都是?还是我们?谎言的本质是什么?年轻的派对?行为表演/艺术的表现手法?我可以继续不停地问下去,并参考《银翼杀手2049》——比人类更像人类的复制人/机器人/人造人——提出与人类生存有关的各种问题,是什么创造了拥有灵魂,作为人类的我们和希望人造人成为人类的欲望从何而来?区别这一切的关键是什么?这些是各时代都在思考的重要问题,也是直指人类真面目和本质的核心。

不管怎样,我说得有点太远了……我得离开去工作室了!

乔丹·沃尔夫森(1980年生)现生活和工作于洛杉矶和纽约。“彩色的雕塑”展览正在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展出,展览截止到2018年8月26日。

https://www.tate.org.uk/visit/tate-modern/display/tanks/jordan-wolfson

本文作者张志楷是一名伦敦艺术家,其作品正于伦敦都爹利会馆举办的群展“Doubting Thomas”中展出,策展人为郭瑛,该展览将持续到2018年9月26日。今年9月,张志楷还将在香港锦艺舫(Galerie Huit)举办个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