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
EN
>>
<<
>> randian 《燃点》艺术网站  >> 关注+燃点  >>

展评搜索

日期
  从:
  至:
  日期格式: 1/30/2012
关键字
 
  >> 展评搜索
>> 确认订阅
2016.08.11 Thursday, 文 / 燃点 译 / 王丹艺
夏末纽约精选:未来,明亮和具有悲观色彩的

“丹尼·莱昂:未来的信息”

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美国,纽约,甘斯沃尔特街 99号)持续至2016年9月25日

在1969年左右,当丹尼·莱昂展示其于五年前在哥伦比亚的妓院所拍摄的照片时,理查德·阿威顿痛斥了当时27岁的他,说道“谁是真的丹尼·莱昂?你拍了公民权利,你拍了妓女,你拍了骑自行车的人。”时至今日,穿行于这一丝不苟地悬挂了150多幅照片和视频的展览中,人们大概会把这样的抨击看作是一种恭维。莱昂这些数量庞大的作品,受到他与对象之间的共鸣感和责任感驱使,其拍摄的主题包括公民权利运动(在此期间他是学生非暴力协调委员会的一名摄影师),上世纪六十年代美国监狱的囚犯(这在视频和照片中都有所展示),美国中西部的摩托车骑手,成为金融区前的曼哈顿下城的街景、情侣、小孩和他们的小狗,哥伦比亚的顽童以及中国山西省的农民。虽然每一个镜头都是人为选取的,但是莱昂强烈的记录的冲动几乎能溶解一个人的存在之感。这是一种具有沉浸感且原汁原味的视界,能将一个人吸入众多小巧的画面之中。

丹尼·莱昂

丹尼·莱昂,《Shakedown at Ellis Unit, Texas, 1968》, 明胶银盐印相, 21.6 × 31.3 cm,现代艺术博物馆(版权归丹尼·莱昂所有,图片由纽约Edwynn Houk画廊提供)

“莫霍利·纳吉:未来现在”

古根海姆博物馆(美国,纽约,第五大道,1071号,所罗门·R·古根海姆博物馆)持续至2016年9月7日

人们对于古根海姆的展览已经司空见惯,莫霍利·纳吉的大型回顾展作为另一个以未来为题的展览,收到了关乎作品选择以及少了些东西的评论。然而从非学术的角度来看,展览只不过充分介绍了这位于芝加哥去世、享年51岁的包豪斯学派的教授。展览中的作品十分有趣,并且以几何绘画和一系列精巧的照片拼贴贯穿其中。来自莫霍利·纳吉1930年《意志的表示》的一张严肃的照片支持了其视野的严谨——但是其作品也呈现出一种明显的幽默精神。

拉兹洛·莫霍利·纳吉

拉兹洛·莫霍利·纳吉, 《A II (Construction A II)》,布面油彩与石墨, 115.8 × 136.5 cm,1924
美国纽约所罗门·R·古根海姆博物馆基金收藏 43.900
© 2016 Hattula Moholy-Nagy/VG Bild-Kunst, Bonn/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Lauretta Vinciarelli:显露的光芒”

托塔画廊(纽约斯坦顿街183号)持续至2016年9月18日

位于下东区斯坦顿街的托塔画廊由收藏家大卫·托塔建立,是一间相对较新的商业画廊。这里正在展出Lauretta Vinciarelli的水彩作品,是一场令人难忘的展览。这位已故艺术家对媒介的掌握相当精彩,多半为长方体的图形悬浮在鲜绿色微温和清凉的口感以及橙色与蓝色的阴影之中,呈现出绚丽而微妙的表演。这里所卖弄的、重复的冲动暗示了Vinciarelli建筑学的背景(她曾于纽约普瑞特艺术学院、哥伦比亚大学等众多学院中执教,并且嫁给了哈佛大学的建筑学教授彼得·罗);与此同时,这些绘画中所蕴含的极简主义冲动,在某种程度上,述说了她与唐纳德·贾德私下和工作的关系。而贾德完整的著作,恰巧得到再版。

Lauretta Viciarelli,

Lauretta Viciarelli, 《Suspended in Green (A7)》,纸本水彩,70.8 x 56.5 cm, 2005

裴丽:“大纽约”

凱尚画廊(纽约西22街,525号)持续至2016年8月19日

若有人在2010年于泰康空间(51㎡系列展:9#)看到了裴丽根据祖父对照顾了20年的盆栽的遗弃所制造的忧郁的装置作品,那么他会意识到近期展览中裴丽对结合了声音或震动的墨水容器的使用。然而展览的重点是一个名为《痣》的视频。在其中,裴丽重述了她与一只能够缓解其抑郁的宠物狗生活的日子。在这一简短的叙事中,寂寞、脆弱、亲密以及日常的尘俗杂糅在了一起。作品是由一架固定在狗的后颈处的摄像机拍摄;虽然裴丽的主题没有改变,但是她的个人情绪似乎在这件新作中有所减轻。

Pei Li,

裴丽, 《痣》,视频截图,2016

“果肉”

Simuvac Projects(美国,布鲁克林,诺曼街99号)持续至2016年9月4日

艾维·海德曼在纽约绿点区目前办过4场展览的Simuvac Projects中带来的“果肉”大概是今年迄今为止最棒的个展之一。作为海德曼在纽约举办的首个个展,“果肉”带有强烈的美学原理。展览运用了有限数量的元素,也就是:一个身穿柔软的黄色面包的“热狗女郎”,她的高跟鞋,以及由纤细的粉色指尖所摊开的书本。海德曼根据一系列姿势,画出了一个既温柔、优雅又带有一种令人厌恶之气的画像,而这只有一个雌雄同体的拟人化的小吃能从容地做到。海德曼的祖父在过去会从工作的塑料厂那外卖食品,借助这些记忆、标本剥制术以及为历史上一大堆艺术家所改造过的——现在看来是在舒服地阅读的——疲惫的女性的身体姿势,绘画作品“果肉”占领了他们自身柔软的世界。

Ivy Haldeman,

艾维·海德曼,《Full Figure, Sitting, Hand Pulls Back Bun to Reveal Thigh, Fingers Splayed on Open Book》,布面丙烯,24” x 18”,2016

丹尼·莱昂

丹尼·莱昂,《Weight lifters, Ramsey Unit, Texas, 1968》,明胶银盐印相,艺术家收藏(版权归丹尼·莱昂所有,图片由纽约Edwynn Houk画廊提供)

“莫霍利·纳吉:未来现在”,展览现场。纽约所罗门·R·古根海姆博物馆(摄影: David Heald,版权归所罗门·R·古根海姆博物馆所有)

Lauretta Vinciarelli,

Lauretta Vinciarelli,《Incandescent Frames (Study 2)》,纸本水彩, 57 x 38 cm,1998

Pei Li,

裴丽, 《痣》,视频截图,2016

Ivy Haldeman,

艾维·海德曼,“果肉”,在Simuvac Projects的展览现场